当前位置:ca88唯一官方网 > 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 > 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步履在云端之三,行走在云端

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步履在云端之三,行走在云端

文章作者: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 上传时间:2019-11-22

清晨的雨崩被笼罩在云雾中,像一副国画般清新动人。来到雨崩,施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深呼吸,我也学着试了试,果然神清气爽,一扫昨天的疲惫。

今天,施姐和我将要经过山下的西当村,继续前行进入雨崩村;而小孟因为没有任何前行的准备,将乘旺堆师傅的车返回香格里拉。我们握手道别,越野车在扎西德勒的祝福声中驶出飞来寺。

D6 5月29日 天气少云 徒步者之家——笑农大本营——冰湖——徒步者之家

今天的行程是去冰湖,因为从客栈往返冰湖的路程超过25公里,而且道路要比神瀑的难走,海拔也上升至4290M,所以我们要了两匹马,希望今天可以轻松上路。没想到马夫告诉我们,由于夏季需要保护草场,骑马的路程只占全程的1/3,并且出于安全考虑在最陡峭的山路上是不允许骑马的。细算一下,我们至少需要行走16公里的路程,同时施姐在行走陡峭山路时将会感到非常艰难。做好了最坏打算并估计了返回时间,我们到梅里客栈定了一只鸡作为晚餐,雨崩的物资并不充沛,对游客而言有鸡汤喝已经是很好的享受了。昨天昆明的驴友就住在这家客栈,他们也同样要去冰湖,我们相约路上再见。

9:30,我们顺利地和客栈里的三名复旦学生拼车来到西当温泉。从这里人们要么步行,要么骑马才能翻越南宗山垭口到达雨崩。尽管交通如此不便,这个隐藏在神山脚下的美丽村庄却依然吸引着大批热爱雪山的人们前往。施姐为了不拖后腿决定全程骑马,而我选择上行骑马,下行徒步。因为南宗山垭口海拔并不高,只有3800米,进雨崩的方向上行12公里,下行只有6公里,下行徒步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 西当选马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大家用抽签的办法解决了马匹的分配,于是向垭口前进。

早上不到7点我和LG就起床了,因为要走大本营这条路,比较远。APRIL在雨崩的安排跟我们完全一致,也是早早起床,而小T和YAMA则另有计划,他们今天去神瀑,据说睡到9点多。7:30我们3人一起吃了早饭,番茄鸡蛋面5元/人,外加一个煎荷包蛋2元/人。考虑到去大本营的路很难走,昨天又走太累了,我们决定骑马到大本营垭口,85元。等马从下雨崩马场晃晃悠悠到达徒步者之家时,已经8:20了,依旧是抽签,上马,出发。

骑马经过雨崩小学时,我想起自己响应“多带一公斤”的号召,有些文具需要交给学校。但是学校的大门上铁将军把门,一问才得知老师带着孩子们去县城考试了。

一路上都能看见对面山坡上细细的一条线,那就是我们从飞来寺过来时的山路。山路之上云卷云舒,顿时感觉自己也行走在云端之上。清凉的山风陪伴着我们,穿过缠着长松萝的密林,一段开阔的路面上出现了无数的经幡,几乎把小路完全包围住,这时候我们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南宗山垭口。

出发往冰湖:

刚出雨崩上村,四周的景色有些奇特。明明是自然天成的树林绿地,看起来却像是经过园艺师精心设计一样,左边沿河错落有致地散布着石头和野兰花丛,右边依山矗立着历经风霜的怪树林。当地特产的小黑猪不时挡在我们的马前,定睛看看然后又慌乱地跑到一边,憨态可掬,真想下去抱一抱它们。

过了垭口,手机便没有信号了。在雨崩的日子,人们能真正享受世外桃源的意境。从垭口一直到雨崩,游人都可以面对着雪山行进。雪山和冰川豁然出现在眼帘,越往里走景色越开阔,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在这样的山路上感觉疲惫,因为自己就几乎是一路雀跃着来到了“徒步者之家”客栈。

骑马就是节省体力,不一会儿我们来到需要步行的陡坡了。这一段路程不算短,每当我感觉累的时候会认为山的坡度有60度;如果不那么累了,坡度在我眼里就降为45度,呵呵,这完全是主观意识的精神作用。施姐和我一边行进一边估计着下山时需要的时间,这样我们可以更清晰地控制每一段路程的耗时,以避免昨天太长时间行走的教训。另外,我们还带了充足的食品保证每两个小时能补充体能。

小注:雨崩,在主峰卡瓦格博南侧,女神峰缅茨姆北侧,五佛冠冰川下,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雪山下的美丽村庄,共有33户村民。它是以雪山冰川、神瀑河流、高山湖泊、牧场草甸、原始森林、原生态藏族村庄、宗教场所融为一体的旅游胜地。被海内外游客美誉为真正的“香格里拉”。(这段文字是我后来从客栈的墙上拍下来的,说得一点都不夸张。)

一开始经过雨崩上村和雨崩小学,路比较平坦,放养的小黑猪和骡马悠闲自在,路边紫色的野花很惹眼,马夫告诉我那是水仙花,我晕,福建也算水仙之乡了,都没听说过有那么大朵的紫色水仙花!走过一片空旷的草地后,渐渐进入原始森林区,左边是清澈的雨崩河,水清透而蓝,原始森林老树纵横,空气清新,五佛冠峰就在眼前,看起来是那么的近。

完成陡坡的行程后,我们又骑马穿越了一片原始的红松林,这里古木参天,许多树干粗得可能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住。

复旦的学生准备直接前往神瀑,这是一个突然的决定,一时间,客栈里今天刚到的客人都决定直接前往神瀑。看到刚刚客满的客栈瞬间只剩下我们两人了,施姐也禁不住跃跃欲试。我们慌慌张张地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匆忙上路了。

遍地紫色水仙花:

到垭口了(此垭口非昨天的南宗山垭口),我们又看到熟悉的原始木梯,翻过它就相当于翻过了垭口,施姐和我分别在这个梯子上留下了光辉的形象。

从客栈到神瀑需要先经过雨崩下村,这一段路我们真是快快乐乐地边玩边走,拍拍青稞地、拍拍小黑猪、再拍拍下村的民居,走到阿钦布家的牧场时,更是流连忘返。此时天色有些阴沉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太察觉,继续向着雨崩下村外的密林走去。

翻过垭口后我再一次震惊于眼前的景色,雪峰山峦松林草甸河流瀑布尽收眼底,而且整体景观就像有个270度的环幕展现在世人面前,其场面一点都不逊于电影《指环王》中瑰丽的自然风貌。

初进密林,路边繁花似锦,身边有小河相伴,不时还能遇见牛呀马呀的迎面走来。我们真实感受着自然万物的和谐共处,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河滩。

魔戒里的白树:

在垭口我们碰见了昨天牛棚里的一对以色列情侣和三名广东人,他们也是骑马过来的,于是大家结伴前行。马夫说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路,所以为每个人都做了根竹子的手仗,以至于我在后面的照片里都被拍得像是孙行者一样,金箍棒不离左右,哈哈。雨又纷纷洒洒地下了起来,经过昨天的考验,这点困难不算什么啰。一行人在雨中互相鼓励着,穿林过河,12点左右就到了大本营。

河滩上密密麻麻散布着无数的玛尼堆,它们安静地矗立在河边,甚至一些树干上也用绳捆绑着成串的小石头,让人立即感觉到浓厚的宗教气氛。雨开始撒落下来,在我们前行方向的上空,阴云密布;但是转身望望相反方向的上空,却是晴空万里。我对施姐说自己似乎能感觉到神山的气息,这座山里真是有神灵的。

大本营里已经有一批先行者,分别来自台湾和浙江,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早就出发去冰湖了。施姐和我计算了一下往返时间后,她考虑不再往前走了;其他的人只稍微坐了坐就继续向冰湖前进;而我为了避免昨天的悲惨一幕则赶紧把午饭解决了。吃饱喝足的我轻装上阵,只拿了一根金箍棒便开始追赶前面的队伍。

我们犹豫了一下,决定继续往前走。因为装备还算充足,即使雨越下越大也没能阻挡我们的脚步。雨中的密林深处,空气极其清新,牛马们仍然似闲庭信步般悠然自得,偶尔抬头好奇的看看我们。是呀,这个地方本来就属于它们,谁能说这里不是它们的乐园呢?

幽兰雨崩河:

大本营附近野花开得非常热闹,什么六月雪、腊梅、野油菜花,甚至还有没开败的各色杜鹃,穿梭在花丛中,一会儿就跟上大部队了。他们没有吃中饭,体力明显下降,所以我又变成了头驴,生猛的在走在前面带路。又是一个陡坡,这意味着最后冲顶的路程开始了。这路况和昨天的不太一样,是一条灌木林中的羊肠小道,人在其中就像被夹在树丛中行走一样,让你不可能速度太快。

去神瀑的山路相对而言比较平坦,没有坡度很陡且连续直上的路段。为了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我们的脚步也越走越快,终于在走出密林后看到了三两个冒着炊烟的牛棚。此时,我想我们已经接近梅里主峰卡瓦格博的南侧了,因为眼前开阔地带已经出现了大片的雪地,但是神瀑却仍然不见踪影。

走了好长一段上坡,我突然注意到两边有巨大的冰溜面。这是我在徒步海螺沟的时候学到的词语,就是指为冰川刨蚀削磨坚硬的岩石形成的岩石磨光面,磨光面上发育多组不同倾角组合的冰川搽痕和刻槽。看到冰溜面就意味着离冰川很近了。正在这时,从坡上走下四人,三个游客一个村民,他们鼓励我说:“快到了,坚持一会。”不过他们说的时间都不准,有的说10分钟就到了,有的说20分钟才能到,最后他们干脆问:“大本营到这儿你走了多久?”我回答半小时吧,“哦,你厉害了,5分钟你就能看到冰湖了。”我谢过了他们继续前行,他们还真高估了我,最后我转悠了十多分钟才到达山顶。

雨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走进一家牛棚里休息。刚进门便听见一阵欢呼,小小的牛棚里竟然坐着20来个人,他们就像迎接英雄一样给我们让座,让我们把外衣脱下来晾晾,更有人让出了离火最近的位置以便我们能烤火取暖。普天下的徒步者真是亲如一家啊!我们连声道谢,坐下后互相嘘寒问暖。在这20人中,有11人是昆明一个驴友俱乐部的成员,一对以色列情侣,三个广东人,其余的都是雨崩当地的村民。

过了几座小桥后,地势陡然拔高,又开始爬山了,这里的路果真很不好走,坡度很陡,而且很多地方被山泉冲得有些泥泞,我们骑在马上都替马觉得辛苦。再后来有一段路太险,还依告示牌指示下马走了一大段(但如果走不动硬要骑马也是可以的),到一片小平地休息了一阵,继续上马骑了40分钟左右,终于到达大本营垭口,10:30,全程骑马下来大约2小时。在垭口,我又找了一根竹棍,开始下坡路,半小时后我们很轻松地到达笑农大本营,也就是19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驻扎地,如今只剩下不起眼的几座小木屋,供当地人摆摊卖吃的。

山顶上空无一人,冰湖静若处子般安睡在将军峰的冰川之下,皑皑白雪覆盖了半坡,冰川的截面正发出蓝莹莹的光芒,与冰湖交相辉映。我想,最圣洁的仙子也会愿意用这一汪碧水,为自己洗净铅尘。

施姐和我要了一碗酥油茶,喝下后觉得暖和许多。但是看看外面仍在下个不停的大雨,我们商量着是否不再向前了。今天来到这里的所有徒步者肯定都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剩下的路程将比之前的要艰难许多,相当于最后一个冲顶的过程,山路会非常的陡峭,同时因为大雨,山路也将非常湿滑。

笑农大本营远眺冰湖:

我感觉有些饿了,赶紧把口袋里的食品吃了个精光。转身看见了经幡和玛尼堆,又忍不住搭了两个小玛尼堆,一个给家人一个给朋友,希望神山能够守护我的祝福。这时,那一对以色列情侣也上到山顶,看得出来他们非常疲惫,我顿时特别后悔刚把所有的食品都吃完了。

已经是下午5:30了,雨稍微小了一些。这时候不冲顶就没有时间在晚9点前返回雨崩村了。施姐考虑了一下,决定与少数几人留下来,因为她不能在陡峭且湿滑的路面上行走;而我则要和大队人马冲顶了。大家整理好装备,朝着雪地的方向开拔。

我请那对情侣帮忙拍个照片,他们惊讶地对我说:“我们的相机一模一样。”我一看,果然如此。我笑着对女孩说:“为了我们走过相同的路,为了我们拥有相同的相机,可以拍个合影吗?”于是,在雪山冰川前诞生了一张值得回味的照片。

接下来的路段果然不出所料,人们几乎是淌着水走路,由于坡度增加,每行走一段路程便需要稍微停顿以便调整一下呼吸。渐渐的,我和大部队拉开了距离,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列,耳边除了水声就是自己呼吸声,我这头生猛的野驴啊,居然当了一回头驴了。谢谢自己的装备,此时防水鞋和冲锋衣裤将它们的功能发挥到最大的限度,全力以赴地帮助着我走向神瀑。

在大本营,我们遇见了自然村夫和那个从西藏徒步而来的女孩阿丽等人,看他们煎了几个鸡蛋,煮了一壶酥油茶,我再次听到自然村夫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是某版的斑竹,要找他很容易,在百度上搜一搜就可以搜到云云。我们没什么胃口,吃了点自带的干粮,免费灌满了水壶,休息了一阵后与他们结伴继续向冰湖(即卡瓦格博的生命之湖——乃钦拉措)进发。

当我返回大本营时,远远就看见昆明驴友俱乐部的人正在那儿吃中饭。他们一见我就开始夸,弄得我摸不着头脑了,一问才明白原来是我遇见的那四个下山的人,他们把我吹嘘了一通后就往山外去了。哎呀,大家真是没看见我昨天狼狈的样子呢。我详细向他们介绍了去冰湖的路况,又补充了些食品,便和施姐踏上了返回的小路。

前方山坡的巨石后突然出来三个人,竟然是同车的那三个复旦学生。他们看见我显得特别高兴,兴奋地形容神瀑的水是如何的大,好让我也能分享他们的快乐。可能因为下雨的原因,在这附近出现了许多瀑布,我向他们仔细询问了神瀑的正确方向后,继续前行。

笑农大本营的冰湖玄冰:

几经周折来到垭口,我们无比留念地转身想再看一看这大自然的宝藏,此时阳光正照射在将军峰的冰川上,突然一阵巨响,我们无法分清究竟发生了冰崩还是雪崩,冰川上两块巨大的冰雪层猛然断裂了,直径坠落下来,那个位置应该在冰湖的靠山一侧。尽管隔着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仍然能清晰而真实地看见积雪像瀑布一样还在继续往下流淌,而冰川明显缺了一大块,真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冰/雪崩。

小注:神瀑海拔3950米,位于喀瓦格博主峰南侧,五冠峰下。每年夏季冰雪融化,一股股水流沿着岩壁飞流直下,像万千匹白练悠悠下垂,经风一吹,不时涌银吐玉,飘飘洒洒,十分壮观,若逢阳光返照,霞霓蒸腾,更是美胜仙境,人入瀑中,幸运者便有彩虹绕身。冬季的瀑布似如一条洁白的长哈达,巍巍壮观,这个瀑布被藏胞称为"神瀑",四季有人朝拜。

我们的马夫已经准备好马了,我问他们是否吃饭了,他们居然摇摇头。我想了想,便和施姐商量着把我们带来的食品拿出来分给了马夫。因为有马匹的帮助,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再需要补充体能了。

不知不觉雨已经停了,当我奋力登上一个又一个山坡后,终于看到了从百米悬岩倾泻而下的神瀑。此时水流声如雷灌耳,似乎是神瀑在发出阵阵咆哮。抬头仰望,只见水柱像是用巨型的高压水枪直接喷射出来的一样,其威猛的力量强烈地震撼着我,巨大的气浪拍打过来,险些让我无法站立在神瀑前方的岩石上。此情此景,令我根本不敢冒然进入到瀑布中去。

之前看功略说大本营来回冰湖只要2小时,这让我有些低估了上冰湖的路,其实这段路前平后陡,真正开始爬山的时候也是很累人的,我体力较差些,渐渐走在了后面。路边的黄杜鹃才刚刚开始开放,再过半个月一定非常迷人,我和LG互相鼓励,走走停停,在快到山顶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我说一定是冰湖雪崩了,老公不信,说像是打雷。12:30我们到达冰湖的观景台,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山包,得到APRIL的证实,刚刚确实是冰湖上方雪崩了,虽然只是小规模的,但那声响却十分吓人。

下山路的确走得更快,不一会儿就来到需要徒步的陡坡了。这段路不仅陡峭湿滑,而且因为刚下了雨,路面全是烂泥,正常徒步都几乎无法下脚,何况施姐的关节还有些病痛。这对施姐来说是一个难题,于是她的马夫从一开始便小心搀扶着她下山,而我的马夫则负责将马匹先赶到山下等候。施姐的马夫不太会说汉语,但是她一直极力表达着什么,最后我们才明白,昨天夜里我在下雨崩问路时碰见的就是她。天哪,真是无巧不成书。

神瀑下方放置了一个警示牌,上面用中英文写着“雪域胜地,请勿高声喧哗”。今年5月神瀑附近发生雪崩,造成了几名徒步者身亡的事故,这也警示着游人应该遵循自然的法则,注意旅途安全。我放弃了进入神瀑的想法,面对神瀑双手合十,安静地仰望着它,山风将瀑布的水流翻卷过来,喷洒在我的身上,就像在为我洗礼一样,这种美妙的感觉真是令人终生难忘。

忙碌的小蜜蜂:

一路上我们愉快的交谈着,当然她只能用最简单的汉语来进行表达,告诉我们她叫阿佳拉姆,藏语就是十五的月亮。啊,好美的名字,昨天嘎玛的名字也很有诗意。这个身材瘦小的藏族妇女尽心尽力地帮助着施姐行走,不仅仅是搀扶,有些时候甚至是用整个身体支撑着施姐行走。在一段特别难走的路段,她甚至还关心地问我是否能坚持。此刻,我不禁想起了韩宏的“天路”,在密林深处我尽情地扯着嗓子唱了一段,阿佳拉姆高兴地说好听好听。其实她开口一唱,那才叫真正好听呢,在大自然里唱着自己的山歌,比电视里任何原生态歌手都要感觉真实。不过她太害羞了,唱了两句就不肯再唱。我问她今天晚上会去梅里客栈跳舞吗?她说自己的孩子都上学了,跳舞是年轻人的活动。哈哈,我们今晚一定要去看嘎玛跳舞,再不能言而无信了。

大队人马上来了,大家互相问候着并在神瀑前合影纪念。我不舍地看了看神瀑,便先独自下撤了。可能由于自己太过兴奋,返回的速度快得惊人,仅用25分钟便到达了牛棚。施姐已经等了很久,于是我没有停留就立即动身返回雨崩。

在阿佳拉姆的帮助下,原定2小时的路程只用1小时就完成了。到了山下,她累得晃动着自己的胳膊,我赶紧走到她身后为她捏肩,一边问着“舒服吗?”她很开心地点头,告诉我们她的丈夫是村里的医生,她的家就叫“医生的家”,还说我们三个是朋友,请到“医生的家”来坐坐。雨崩人有一种桃源深处不染尘世的淳朴气质,这也是最让我感动且着迷的地方。

本来今天的故事可以结束了,但是接下来的嘎玛却让我非常感动。

传说中的冰湖:

回到客栈,我让阿佳拉姆稍微等等,自己则冲进房间把本来要给雨崩小学的文具拿了出来,还有所有剩余的食品,甚至还找了一些她能用上的日用品。我想,金钱可能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谢意了。当我把东西递给阿佳拉姆后,她仍然邀请我们有时间能去她家坐坐,我一直都难以忘记当时她稍显疲惫但是始终微笑的神情。

当地的藏族村民嘎玛与我们同行,但是因为施姐关节病痛,无法快速行走下山的路程,所以我们的行走速度降了下来。嘎玛为了等我们,不时地走进树林中去采摘着雨后的新鲜蘑菇,并且邀请我们今晚去梅里客栈跳舞。原来梅里客栈每晚都有藏族的歌舞,这不能算是表演,只是藏民和游客的娱乐活动。当走到河滩时我也想搭一个玛尼堆,嘎玛说玛尼堆是为祈福、寄托心愿而用,任何人都可以搭。于是我很认真的搭了一个小玛尼堆,施姐不失时机地当了一次摄影师。

还记得早上我们订了只鸡吗?各位看官,大快朵颐的时候到啦!此处省略500字……

晚上8:30,我们返回了雨崩下村。天色居然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嘎玛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顺便把他采摘的蘑菇给我吃。雨崩下村离我们住的“徒步者之家”还有1公里多的路程,我们想在9:00天黑前回去。于是大家相约在梅里客栈见面,嘎玛为我们指了一条小路便告辞了。我们继续沿着小路回客栈,走着走着一个篱笆墙挡在中央,转了两圈也没有看见路。我只好跑到旁边藏民家问,一个藏族妇女说要翻越篱笆墙边的木梯才能有路,不过她可以带我们回客栈。我们真是太过意不去了,婉言谢绝后按照指示连续翻越了5、6个木梯,那是一些很原始的木梯,在一棵整木上用刀砍出凹槽,人就可以登上去了,这倒是非常原汁原味的体验。

要到冰湖边上还得走一段下坡路,被刚才的雪崩一吓,女生们都决定不下去了,而自然村夫已经下到冰湖边了,LG也要下去,我劝阻无效,只得由他去了。我则和APRIL、阿丽坐在山包上休息,分吃零食,看着触手可及的冰川发呆,感觉心灵都要被这泛着淡蓝色光的冰川净化。后来我们又听到几次雪崩的声音,看到一次小小的雪崩。突然,阿丽发现自然村夫在冰湖边开始脱衣服,他不会要下水去吧,我们都惊讶而疑虑,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自然村夫脱得只剩下小裤衩,走到冰湖里泡水,还抱了一大块冰照相。这冰湖在藏民心中是很神圣的啊,怎么就能这样下水洗澡呢!我们对他这种为了个人虚荣炫耀而亵渎冰湖的行为都颇不以为然。

在梅里客栈喝完鸡汤,两人满面红光地回到徒步者之家。我们舒适地坐在晒台上,都拿着纸和笔,施姐在记帐单,而我则是信笔涂鸦。楼下一只小黑猪一边甩着尾巴一边努力地啃着花花草草。看着它快乐地觅食,我也开心地嚷嚷:“快吃,快吃,多吃一点。”小黑猪好象能听懂一样,更快速地摇着尾巴不抬头地吃开了。

过了小河,还有一段陡峭的上坡路,走完它我们就能回客栈了。但是这时候,因为饥饿,我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中午在南宗山垭口只吃了一碗面条,下午从客栈出来时比较匆忙,连必要的巧克力之类的补给也没带。9小时没有吃东西而且已经连续行走25公里的我,开始每走五步就需要休息一下。身后有人唱着歌跟上来,我用最后的力气问:“是嘎玛吗?”果然是他,他正要去梅里客栈跳舞呢。看见我已经走不动了,嘎玛便将附近牛棚的灯打开,想让我休息一下。山路被灯光照亮了一片,我的心里也亮堂了起来。稍稍休息后,继续上行,真是路漫漫呀,我们的客栈仍然看不见踪影,我让同样疲惫的施姐先回去,自己则在后面拖着双腿走两步停三步。而嘎玛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不时劝我休息一下,还说一些村子里好玩的事情分散我的注意力。当我最后坐在地上开始累得直哼哼时,二十岁左右的嘎玛倒像是个大哥哥一样安慰我说:“不要哭,休息一下就好了”。终于在将近晚上10点的时候,我回到了客栈,嘎玛这时才放心地离开了。

站在冰湖边看玄冰:

庆幸自己能悠然自得地坐在神山的脚下,看着神女峰和将军峰上的皑皑白雪和幽幽冰川。雨崩,这个美得让人不忍离去的村庄,的确是一个人神共处的天堂。网上有人赞誉它是一个让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的地方,根据自己的经验,如果能合理安排行程,不仅身体不用受苦,同时也能大饱眼福。所以我更欣赏网上另一句评价:不去天堂,就去雨崩!

嘎玛,在藏语中是星星的意思,这颗明亮的星星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了最艰难的夜路。

这一天,我完成了原定两天的行程,飞来寺 海拔3400M——西当 2200M——南宗垭口 3800M——下雨崩 3050M——神瀑 3950M——徒步者之家客栈 3100M,上上下下行走了大约26公里。如果我们在下雨崩吃完晚饭再回客栈,应该是最完美合理的安排,不会出现最后体力不支的现象,当然我也就没有机会体验到雨崩人的善良和淳朴了。整整一天,真是有太多事情值得记忆,自然免不了啰啰唆唆写成了流水帐。

冰湖全景:

冰湖雪崩:

自然村夫的惊人之举:[虽然很BS,但还是发上来让大家见识一下]

等LG他们上来后,我们继续休息了好一会儿,拍了张合照后依依不舍地离开这片纯净的冰雪天地。LG后来告诉我说,下到冰湖边感觉周围太空旷了,而人是那么的渺小,冰湖上方的冰层厚度足有5、6人高,若崩下来确实很恐怖的,而冰湖的水是淡蓝色的,很清澈,水中漂浮的冰很纯净,说得我开始有点后悔没有跟他一起下去感受一番。

2:40我们回到了大本营,我买了一瓶澳的利补充体力,又休息了一阵子,遇到胖子和骆驼,他们居然走错了路,只能在另一处山包上远远看着我们。又照了一张全家福,3点半,我们大家一起下山。下山的路虽然依然难走,但比想象中要快多了,中途短暂地休息了两次后,5点半就下到了平地。经过雨崩小学时,自然村夫走进去和孩子们搭讪,我们因为没给他们带些礼物来,不好意思进去打扰,6点回到徒步者之家。(后来我才发觉,原来我们在冰湖边坐了有2个多小时呢。)

笑农大本营合影:[从左到右:LG,我,自然村夫,Jody,April,阿丽,骆驼]

参天古树:

雪山上的云:

雨崩小学:

徒步者之家停电了,我们抓紧时间洗了个澡后,听说小T他们与别人合伙炖了只鸡,谗得流口水。于是我和LG、APRIL找了一对小夫妻,欲合伙也炖一只,没想到太迟了,拉姆告诉我们今天已经预订了3只了,再做起码要等2小时。天快黑了,又停电,我们中午也没怎么吃东西,饿得不行了,只好作罢,三人一桌点了三菜一汤将就着吃。这里的菜又咸又油,没有其他味道,腊肉也很肥,充满烟熏味,米饭是夹生的,实在不合我胃口,我们边吃边合计着明天出雨崩前一定要在下雨崩的神瀑客栈炖一只鸡犒劳一下肚皮。

在雨崩这样高的海拔除了青稞似乎种不了什么蔬菜水果,很多菜是从德钦县拉过来的,连新鲜的肉都很少,更别说新鲜的水果了,我和APRIL都闹果荒了。我和拉姆商量买一个西红柿当水果吃,结果拉姆非常好心地送了我一个大西红柿,我心花怒放啊!最后,我和APRIL把西红柿一人一半分了吃,酸酸甜甜的,味道好极了!在我们吃西红柿时,隔壁桌的鸡汤端上来了,真是香啊,还好我们已经吃饱了。听到小T他们在议论今天遇到一对夫妻在神瀑拍婚纱,天啊,真乃神人也!

雨崩的星空一点也不输飞来寺,虽然有一轮明月当空,但点点繁星还是清晰可见,这么难得的观星机会岂可错过?!我有所准备地拿出星图,以北斗七星为参照,很快就认出了狮子座、牧夫座等著名的星座,兴奋不已。

小贴示:

1、去大本营冰湖一线需要9~10小时,最好早点出发。到大本营的路很难走,建议单程骑马到垭口,85元;若是骑到大本营则105元,往返135元,现在甚至骑到冰湖都可以了,但不推荐骑全程,因为下坡时很多陡的路段仍要下马来自己走,并不划算而且也没必要。从徒步者之家或上雨崩出发,马最好提前订好,不然需要等的。在雨崩里徒步沿途风景很好,边走边玩并不会感觉很累,时间充裕、体力好的话也可考虑不骑马。

2、去大本营的路岔道较多,若没有骑马或请向导的话,一定要沿着马道和大路走,切忌抄小路,不然迷路了就麻烦了。在大本营,移动手机偶尔会有信号,联通手机信号更弱些,我的CDMA则从那宗拉卡垭口以后就再也没找到信号。

3、在雨崩住的条件尚可,吃的条件实在不敢恭维了,不但贵而且有些东西有钱都难买,南方来的人估计都比较难适应,最好自己准备些可口的小食品来打牙祭。徒步所需的巧克力和牛肉干也要准备些,但巧克力不用带太多,因为走得口渴时吃不下太黏腻的东西,水壶是必备的。

4、如果打算炖鸡吃,一定要提前订好以免等太久,一只鸡80元,足够5、6人吃。据说下雨崩神瀑客栈的鸡汤最美味,后经验证果然不负众望。

5、在冰湖附近不可大声喧哗,容易造成雪崩危险。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几次小雪崩,很刺激。有胆量和体力的话,可以下到冰湖边,和冰湖零距离接触,但请尊重藏民信仰,不可下水洗澡。

本文由ca88唯一官方网发布于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转载请注明出处:ca88手机版登录入口步履在云端之三,行走在云端

关键词: ca88唯一官方网